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我在末世夹缝求生 > 第62章 战争详情

第62章 战争详情

我在末世夹缝求生 | 作者:末世清道夫| 更新时间:2019-01-09 13: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咳咳,卧槽,差点死了”,圆寂和尚虚弱的声音从驾驶座上传来,此时整辆车子以六十度的角度斜插在天地中,所幸这个时候的天地还不算太坚硬,要是撞在那种硬邦邦的地上,说不定就直接爆炸了。“咔,嘭!”,驾驶座的车门无力的打开又瞬间掉落在地上,圆寂和尚从整个人从驾驶座上爬了下来,此时他看上去有些狰狞,光溜溜的脑袋上布满了伤痕,估计是被破碎的车窗扎破的,所幸都是一些比较小的伤口。干燥的沙土从破裂的车窗出飞溅在他的脑袋上,搞得他有些蓬头垢面。

    “初雪,允儿,小子,你们没事儿吧?”圆寂和尚看到冲天而起的越野车有些傻了眼,拍打着后面的车窗急匆匆的喊道,车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他在外面也打不开。“咔嚓”,车内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后车门应声而开,三个抱成一团的人影从上面滚了下来,圆寂和尚急忙接住。

    “咳咳,我没事儿”圆寂和尚将三人放在地上,沈初雪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开口道:“只是允儿好像受伤了。”圆寂和尚大惊,急忙看向她怀里的姚允儿,此时她身上的薄纱裙已经被血液打湿了,她的锁骨下方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潮水般从其中涌出来。“靠!”圆寂和尚看了眼四周,皱了皱眉头,车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就tmd没有药品,眼下身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荒地,从哪里找急救箱去啊。

    “对了,闫煜又怎么了?”他看向摊在地上的闫煜,脸上闪过一丝焦急,他身上也没有伤口啊,怎么一下来就昏倒在地上了?莫不是受了内伤?

    “他刚刚撞在了正副驾驶座之间的架子上”,沈初雪轻声说道,她亲眼看到闫煜为了保护姚允儿而挡在了她的前面,“他应该只是晕过去了,对了,诗哥呢?”沈初雪脸上浮现出一丝焦虑,突然开口问道。“对啊,老大呢?嘶~”圆寂和尚楞了一下,他伸手摸了摸脑袋,却刚好碰到上面的伤口,顿时痛的龇牙咧嘴,“我不知道啊,车里面也没有。”

    “咳咳,我在这儿呢”,距离越野车三十多米的地方,我虚弱的开口道,刚刚没来得及关上车窗,竟然整个人被抛出了车外,要不是恰好落在了一块比较松软的土地上,说不定我就直接被摔死了,不过饶是这样,我的胸口还是传来一阵剧痛,感觉好像有几根肋骨被摔断了,此时我整个人平躺在地上,身体向土地中凹陷了十几公分,如果不仔细看,可能都看不到我。

    “卧槽,老大你怎么飞出去了?”圆寂和尚惊叫一声,急忙向我跑来,沈初雪怀里抱着姚允儿根本腾不开手,只能以目光表示担心。“老大,你没事儿吧?”圆寂和尚把我从土里揪出来,询问道。“我没事儿,扶我过去”,我摆了摆手,整个身子靠在他的身上,有些虚弱的开口道:“允儿跟闫煜怎么了?我刚刚听到你在那大喊?”

    圆寂和尚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一边向那边走着,一边开口道:“闫煜那小子没啥事儿,只是撞晕了过去,只不过我看允儿小妮子可能有些危险,她的胸口被玻璃片划出一道十几公分长的伤口,现在还在不断地渗血。”

    “什么?”我惊呼一声,催促他道:“快,快扶我过去。”

    来到三人面前,看着衣服已经被鲜血打湿的姚允儿跟昏迷在地上的闫煜,我的心头浮上一层无名怒火,“草!”我突然怒吼一声,双手成拳打在一旁的越野车上,越野车的车身只是微微凹下去一些,“怎么会搞成这样?”我突然蹲下身,双手捂在脸上,声音有些哽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不是我,不是我丢那颗手雷,闫煜或许就不会昏迷,允儿也不可能受伤,这一切都怪我啊!”

    圆寂和尚站在我身边,嘴唇动了动,并没有说什么,他抬起右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沉声开口:“老大,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允儿必须立刻止血包扎伤口。”

    “对,对”,我猛地反应过来,抬头询问道:“初雪,车里有没有绷带跟止血药了?”我双眼直盯着沈初雪,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

    她的双手轻轻的捋着姚允儿的长发避免沾到血液,微微抬了抬眼皮,双眼并没有看向我,淡淡地摇了摇头。“砰!”我仿佛失去了支撑一般猛地坐在地上,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在荒郊野外,没有绷带,没有止血剂,那就意味着姚允儿很可能失血而亡,而这一切都是我扔的那颗手雷导致的。

    。。。。。。。

    北市幸存者基地,范磊五人所在的屋子里满满当当地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幸存者,大部分的人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龄,只有小部分是三十五岁之上的,但毫无意外,这群人统统都是饿的面黄肌瘦的难民,此时他们却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起,等待杨华的发言。“差不多了,大哥”,杨魂趴在门口,看着空空如也的街道,冲着杨华比了个手势。

    “咳咳”,杨华点点头,示意杨魂关上大门,虽说目前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休息,外面的街道上也只是偶尔闪过稀稀落落的人影,但毕竟不是什么值得公开的事情,要是被发现就完了。“各位”,杨华转头看向早已在这里等待的众人,清了清嗓子,面色严肃地开口道:“大家既然来到了这里,相信对我们几人所说的话都有了一定的信任,那我们就是战友了。。。。。。。。。”

    “那可不一定!”杨华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人群中的一个人打断,那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脏兮兮的衣服紧贴在瘦骨如柴的身上,脸上皮肤向下凹陷,于瀚洋,北市工程大学心理系研究生,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质疑。

    杨华的脸上丝毫没有被打断的愤怒,甚至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他抬了抬手,示意于瀚洋继续开口。“我承认,我的心里对

    你们所说的关于武将军的事情确实有一丝疑惑”,于瀚洋面无表情的继续开口,只是眼中时不时闪过丝丝睿智的光芒:“但是仅仅凭借这一点就想把我们拉到你们的阵营中,似乎有些不妥吧,不服从军队的指令,带头造反,这可是大罪啊!”他猛地抬起头,明亮的双目跟杨华在空中对视,一字一顿的开口道。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传遍了整个屋子,却又几乎没有泄露出去。周围的其他幸存者闻言,皆是有些明悟,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小声地讨论起来。

    “对啊,你说万一我们真的误会武将军了呢?那我们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武将军的一番好意?”卢一扭着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质疑,小声地冲着一旁跟他一起来的男子开口道,“你说不管武将军是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我们这样挤在一个屋子里,要是被发现了,是不是都是杀头的罪过啊?”他的语气中包含着丝丝惧意,“哎,你说话啊,成杰”,被他叫做成杰的男生并没有理会他,虽然体型瘦削眼神却死死盯着桌子上的自动步枪,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见状,卢一有些无奈,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见了,自从末世他俩人相遇之后,任成杰经常出现这样的动作。

    其余的纷纷聚在一起讨论,众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片嗡嗡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回荡。于瀚洋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一个弧度,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既然这样,那你们想知道什么呢?或者说,你?”杨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再次回复那个严肃的表情,他看着放在人群中丝毫不显张扬的于瀚洋,沉声说道。

    于瀚洋耸了耸肩,扭头看了一眼拥挤在他周围的幸存者,脸色依旧淡然:“虽说你们完全预测到了武剑涛演讲时说的话,但这并不能完全把我们说服,至少,你也该告诉我们一些干货吧。”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诈,一时间杨华甚至以为跟他对话的是一只成精的狐狸。他正准备开口,一只手从背后扶住了他的肩膀,杨魂缓慢走上前来,淡淡地开口:“既然这样,那就由我来给你们说些干货吧。”

    他径直出传进人群,在人群中分出一条缝隙,站在桌子前,桌上放着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些简单地线条,杨魂看了一眼围成一圈的众人,伸出手指点在白纸上:“我知道,单凭我们的说辞肯定不能做到让所有人信服,所以我画了一张关于那场战斗的简单的示意图。”“什么?示意图?”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呼,他们只从武剑涛的演讲跟其他人的嘴中听到了一比二的战损比例,但是丝毫不知道这个比例是怎么打出来的,此时听到杨魂的话语,众人是纷纷往前拥挤,将整个空间挤得水泄不通。

    “众所周知,武剑涛面对丧尸的第一场战斗甚至是华夏对战丧尸的第一场战斗就取得了一比二的战损比例,紧紧死了五千人就击杀了一万头的丧尸,在他看来这个战绩足够在他的军旅生涯上笔墨浓厚的一笔,甚至他能凭借这个功勋直接再升一级,但是你们想象,这里是军队,并不是没有武装力量的偏远城市”,杨魂看着周围基本上都比他要大上十岁的众人,他能感受到众人灼热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但他丝毫没有慌张,语气淡然的开口,他的手指点在白纸上的一条细线上:“而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完整地看到了整场战争!”

    杨华明白了为什么四弟不让他讲解的缘由,当时裂缝之战的时候杨魂在货车上方完整的观看了几乎整场的战斗,可以说比在场所有人都熟悉那场战斗。整间屋子里静悄悄地,所有人都屏气凝神认真的听着杨魂的讲解。“战争开始之前,一万头丧尸被赶到了位于此处的裂缝之前”,杨魂的手指向前滑动,“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向南北两个方向扩散,我估计是因为那个方向没有人类的气息,或者说丧尸的嗅觉范围之内,没有人类的气息。差不多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从北市出发的一万名士兵向丧尸群发动了进攻,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这一万人的组成,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这一万人军队的后方跟着一个坦克营,而这个坦克营有充足的弹药。”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手指向前滑动,指在两条细线之间的一个圆点上:“我不知道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是傻子还是什么,这支一万人的军队竟然毫无战术,毫无目的性地直接冲进丧尸群中,跟丧尸近距离的开枪以及肉搏”,杨魂嗤笑一声:“看来北市的军队已经穷的没有手雷了啊”,他丝毫不顾众人惊讶的表情,继续开口道:“而战争经过了一个小时以后,北市的军队已经死亡超过四千,接近五千,而丧尸也不计其数,整个战场完全变成了一副尸山血海,基本上一换一的战术,这样打下去,自然能将丧尸完全消灭,不过这只军队也要被打光了,一比一的战损比例,自己还成了光杆司令,这可不是武剑涛想要的结果。”

    “所以,这个时候坦克营就派上用场了”,杨魂手指点在白纸末端的位置,语气冷冽:“几十辆弹药充足的坦克从地上躺着的人类跟丧尸的尸体上碾压过去,很轻松地就解决掉了剩余的丧尸,其中体型笨拙的坦克再一不小心碰到几个人,不就达到了一比二的战损比了?”

    他的目光放在于瀚洋的脸上,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众人的脸上均是呆滞的表情,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一名华夏少将做出来的决定,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