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后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到手

第五百四十三章 到手

后手 | 作者:可大可小| 更新时间:2019-01-10 15:0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路承周没有问起严家愿意出多少钱,他知道,沈竹光一定会汇报。

    果然,沈竹光接下来跟路承周说起了,严家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营救严成。

    “严成既是严家的管家,也是严家生意上的大掌柜。他被抓后,整个严家一片混乱。”沈竹光得意地笑道。

    “可是,如果你不把严成救出去,严家也会怀疑。”路承周提醒着说。

    这就需要一个度,既要把严成救回去,让严家对沈竹光更加信任和感激。

    同时,也要让严成在宪兵队受尽折磨。

    最好是回去之后,什么事都办不成,没几天就翘辫子。

    “所以,最迟明天得救人了。下午,还得去趟英租界警务处。”沈竹光叹息着说。

    他希望能激怒陶阶,让严成多受点罪。

    但火柴提醒的很有道理,严成必须回去了。

    如果严成再不回去,影响的就是沈竹光的声誉。

    “价格谈妥了么?”路承周点了根烟,吸了一口,问。

    他与沈竹光见面,选的是国民饭店的房间,特意拉上了窗帘,房间也没开灯。

    原本光线就暗,他再抽烟,沈竹光只能若隐若现的看到他的相貌。

    “还没有,他开价五万,我还价到一万,估计四万得成交。”沈竹光无奈地说。

    路承周的口气很硬,低于四万就不谈了。

    此事路承周掌握主动权,他如果想救严成,只能接受这个价格。

    当然,他并不知道,与自己谈价格的路承周,其实就是坐在对面的火柴。

    同一个人,用两种身份,与他分别接触,沈竹光还真的没看出来。

    路承周没有与沈竹光讨论“路承周”的问题,他担心讨论的多了,被沈竹光听出来。

    这个问题,对路承周来说,本来就很尴尬。

    下午,沈竹光再次去了警务处,没过多久,路承周就回来了。

    “下午我一般不在警务处的,今天过来拿份材料。”路承周看到沈竹光,微笑着说。

    “路警官,明人不说暗话,严成的事,能不能再压压价?”沈竹光直截了当地问。

    “不行了,四万已经是我的底线。你要知道,四万换条人命,你们赚了。堂堂严家的管家,难道不值四万?”路承周知道了沈竹光的底牌,自然底气很足。

    “如果今天交钱,明天可以放人么?”沈竹光问。

    “只要钱到了,人很快就会出来。”路承周不置可否地说。

    他的任务是拿到钱,之后的想法,与沈竹光一样,不希望严成生龙活虎的回去。

    沈竹光身上自然不会带这么多钱,他回去后,与严中群商量。

    严中群并没什么主见,自然听从沈竹光的意见。

    严成对严家很重要,有严成在,严中群只需要安心当他的老爷就可以了。

    只是,要拿钱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问题,严成不在,严中群竟然拿不出四万元。

    严家的财产,全部由严成管理,想要提钱,必须有严成的印章和签名。

    而严成此时关在宪兵队,怎么可能取得出钱呢?

    “沈伯伯,能不能请你垫付这四万元?”严中群面露难色,他虽是严家长子,然而此时也是一筹莫展。

    “四万元可不是笔小数……,好吧,我去要想办法,争取两天内把钱凑出来。”沈竹光咬了咬牙。

    “严成未必能等两天啊,日本人的地方,多待一分钟都可能送命。”严中群急道。

    平常没看出严成的重要性,被抓进宪兵队后,严中群突然发现,严家其实离不开严成。

    “一时之间,也凑不出这么多钱,只能当东西了。”沈竹光为难地说。

    “请沈伯伯援手,中群感激不尽,严家自有厚报。”严中群诚恳地说。

    沈竹光要拿四万元,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之所以犹豫不决,也是想让严中群知道,他帮严家是出了大力的。

    人都是这样,随随便便得到的东西,总不会珍惜。

    晚上,路承周见到陶阶时,跟他说起了沈竹光的事情。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拿到四万。”路承周走到陶阶的办公室,神秘地说。

    他将陶阶的事情,背后全部向野崎汇报。

    但是,这种赚钱的事,还是愿意与陶阶合作的。

    “四万?”陶阶一听,惊喜地说。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后悔,早知道的话,应该报个更高的价格。

    “估计明天就会拿钱赎人,我收到钱后给你打电话。”路承周叮嘱着说。

    他这也是变向告诉陶阶,只有一天时间了。

    如果明天还没有撬开严成的嘴,只能放人。

    “路主任,真是多谢了,到时候你给我三万就行。”陶阶此时还能说什么呢。

    拿回三万,总比竹篮打水一场空要强吧。

    况且,先拿一笔钱,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野崎已经注意到了严成,如果再强行霸占严家的家产,势必会引起日本人的不满。

    如果能撬开严成的嘴,让他承认是军统的人,那又另当别论。

    只是,严成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不管如何用刑,就是不承认谋害了严树勋。

    “陶主任太客气了。”路承周笑了笑。

    超出两万的部分,他与陶阶一人一半,这是陶阶当初答应的。

    “路主任,野崎队长有请。”

    陶阶正要说话的时候,一室的李继平突然在门口敲了敲门,然后伸进脑袋,恭敬地说。

    “你先去忙。”陶阶连忙收住嘴。

    这些事情,是他与路承周的私下交易,打死他们也不会对外说的。

    路承周自然不会向野崎汇报,他只是告诉野崎,陶阶拿不到严成,准备换思路。

    “就算严成不是抗日分子,至少也跟抗日分子有关系。”路承周郑重其事地说。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于锦世是怎么回事?你告诉陶阶,彻查关明鹏和严树勋案,不要打严家的主意。案子没破,看他怎么向川崎课长交待。”野崎冷冷地说。

    “我已经跟陶阶说了,明天必须放人,不能让皇军为难。”路承周正色地说。

    “这是陶阶的事,让他去处理就是。有个抓捕行动,一室能不能完成?”野崎突然说。

    “坚决完成任务!”路承周一听,信誓旦旦地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