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梦境指南 > 198、未知的使命

198、未知的使命

梦境指南 | 作者:昆吾奇| 更新时间:2019-04-12 15: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洪奎用刀切下一小块牛排,用叉子送进嘴里。他的动作优雅,和粗犷的身形相貌极不相称。

    放下刀叉,洪奎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角,说:“是的,我进入过禁地。”

    “那里有什么?”青木虽然知道这样问有失礼貌,毕竟那是别人家族的禁地,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是一个迷一样的地方。”洪奎转头看向窗外,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只留下一片绚烂的晚霞还挂在西边的天空,“我在那里闻到了祖先的味道。一踏上那片土地,我就有种终于回家了的感觉。就像一个在外面漂泊多年的游子,一听到家乡的消息,那些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就再也留不住他的心了。”

    “这和你继承人的身份好像并不矛盾。”青木说。

    “你是想说这只是一个梦吗?”洪奎笑道:“是的,这的确是一个梦。可我宁愿为这样一个梦而活一辈子,也不愿意把生命虚耗在政治的阴谋里,做金钱的奴隶。当你要管理上千亿资产,还要照顾十万帮会兄弟的时候,你还有什么资格去做梦?一个没有梦想的人生是多么悲惨啊!那就是一台会思考的机器而已。”

    “我能理解你。”青木对上千亿究竟是多少钱没有概念,但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非常多的钱,可以开很多家酒吧,然而一家如花酒吧的账目就已经让他头大到想撞墙了。

    洪奎说:“其实我和我现在的父亲,也就是威廉·沃尔夫先生并不是直系亲属,论血缘的话,我们之间至少已经隔了四代,也就是说我是沃尔夫家族的旁支的旁支的旁支。我的亲生父母也不是帮会成员,只是温哥华一家餐厅的普通工人。”

    “那你的家族是怎么找到你的?”

    “我从小就会做梦,而且是那种清醒的梦。因此,我常常分不清什么时候在做梦,什么时候是现实,所以我的精神和行为有点问题。稍微大一点以后,就没有人同龄人愿意陪我玩了,他们都说我有精神病。我感到孤独、郁闷,无处发泄,常常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把枕头和床单撕扯得稀烂。”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的力气也变得更大,房间已经不足以让我发泄,于是我开始毁坏公共物品——消防栓、窨井盖和公园的长椅。我被警察抓起来,后来又被强制关进了精神病院。经过治疗,我的狂躁症有所好转,只是变得更加沉默寡言。终于有一天,医生说我的病已经好了,可以出院了。就在我出院的前一个晚上,我第一次梦见了白狼。”

    “你知道一个自闭症患者终于有了可以倾诉的朋友是一种什么感觉吗?我当时就是那样的感觉。尽管我和它相隔万里,尽管那只是一个梦,我觉得它就是我的朋友。我开始对着它倾诉,说我内心的秘密,说我那些奇怪的大人们从来不相信的梦。它从远处慢慢向我走来,就那样站在我面前静静地听着,像一个真正的朋友那样。”

    “我的倾诉没完没了,直到枪声响起,一群驾着雪橇车的英国佬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洪奎说到这里的时候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们追赶着狼群,白狼不得不离开了我,去帮助它的子民。”

    青木很想知道这个梦后来发生了什么,就问道:“后来呢?你们家族做这个梦的人梦到的过程和结局都一样吗?”

    洪奎说:“不太一样吧。我问过父亲,至少他没有看到过白狼单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父亲也没有看到过白狼王的结局。”

    “结局是什么?”

    洪奎的眼神突然一黯:“白狼以自己为诱饵,吸引了尽量多的人类,在那片绝壁之上一声长嗥,引发了雪崩。”

    洪奎说得很平静,就像在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

    “它最后的眼神里充满了眷恋和不舍。那不是对自己生命的眷恋,而是未完成使命的遗憾。我知道它一定是带着使命活着的,从它临死前看向我的那一眼开始,我就继承了它的使命。”

    “所以你走进了禁地?”

    “是的。”洪奎说,“我相信在那一片冰雪世界里,有值得我一辈子追求的东西。所以,我对继承什么家族遗产真的不感兴趣。”

    “你父亲——沃尔夫先生,他知道你的想法吗?”

    洪奎摇了摇头说:“他和我的看法不同。他认为白狼王是家族的守护神,是为了壮大我们的家族而存在的,所以他一生的理想,是把家族的生意做到全世界,建立一个以白狼为图腾的家族王国。”

    “听起来也不错。”青木终于明白老沃尔夫为什么一听说他见到了白狼王就急着要让他做继承人,原来洪奎为了这个梦已经有了出世之心。他不想在继承人的话题上纠缠,就提醒洪奎,“对了,你还没有说你是怎么被沃尔夫家族发现的。”

    洪奎说:“狼王的遭遇让我非常郁闷,在我心里燃起了仇恨的火焰。我醒来以后,狂躁症又犯了,我就想去医生办公室让他开点药。因为我马上要出院了,所以医院并不限制我的行动自由。我在医生办公室见到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正在猥亵一位女病人,那是个漂亮的女孩,和我一样还未成年。我当时怒血攻心,就冲上去扭断了医生的脖子。”

    “按照医院的诊断,我的病已经好了,所以我犯了谋杀罪,再一次被警察带走。法庭审判的时候,除了在我是不是精神病、有没有完全行为能力这一点上争论不休之外,没有人相信我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那个女孩有严重的抑郁症,在医院里自杀了,无法为我出庭作证。而所有人把女孩的死归罪于我,认为是我的谋杀行为吓坏了她。她的家人在庭审那天不停地叫喊着要求判处我死刑。”

    “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的家族病就是在那一刻显现出来的。据说那天在法庭上,离我近的人都看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我的眼睛变绿,獠牙伸出了嘴巴,脸上长满了长毛。我挣脱了枷锁,打伤了十几个警察。”

    “这件事情传到了我现在的父亲——威廉·沃尔夫的耳朵里。他帮我请了最好的律师,并用一大笔钱取得了两个死者家属的谅解。法庭最后宣判我无罪,但我必须接受严格的监管。于是,我成了奎·沃尔夫,也就是现在沃尔夫家族的继承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